“绿叶水果杯征文”散文大赛精选作品(41、42)

发布时间:2017-12-07 17:42:36  来源:网络整理

湘江原创 |“绿叶水果杯征文”散文大赛精选作品(41、42)

2017-10-23 00:08 来源:湘江原创 散文

原标题:湘江原创 |“绿叶水果杯征文”散文大赛精选作品(41、42)

点此查看征文公告

乡 间 老 待 诏

文 | 【湖南】杨冬胜

离乡村未远,还是沿用俗语称谓,为何?主要是俗语之于乡间有一种特别的味道在萦绕,想起就令人无限温暖。比如乡间的待诏。待诏是一个值得玩味的词------汉代以降是谓之官职,宋元时期指手艺人,而清代则专指理发师。

乡里的老人们习惯称理发师为待诏,大约是觉得他们够不上理发师的级别,还是为了区别镇上较为奢华的发屋名剪而特地称谓的,无人探究。乡里的老人们不去镇上,不屑出入发屋,老人们习惯了旧时光,习惯了旧时名词,与时俱进不了。

他们没有金光闪闪的头,幸好,乡村还有待诏。通常,待诏不是年轻人,而是面目清癯装束简练的老者,面善,平易近人。待诏室位于道旁或村头,是一简陋屋子。屋子亦不甚洁净,蛛网、尘土环顾可视,屋内陈设简单,一镜,二椅,一刀,一剪而已。前来理发的老人居多。待诏不具悲喜。老人喜刮光头,待诏挥刀,徐徐而来,少许,一头霜雪还原为寂静的荒山秃岭。老人颤颤巍巍拿出三元钱,待诏随手接过放入裤袋。等候的下一位随即入座,待诏如法炮制,手起刀落,波澜不惊。

离去的是老人,前来的还是老人。老人的时光里沉积着辛酸和淡淡的忧戚。他们进入了同是老人身份的待诏小店,就开始陈晒往事。老人们有共同语言,大家互相理解。从张三说到李四,从王五说到麻子。老人们的语速很慢,但并不缺乏听众。待诏听,前来理发的老人听,待诏与老人们似乎有天生的默契。乡间待诏室里别有洞天。

只不过,这样的待诏已经不多。一个村能有一个执业的待诏就相当不错。待诏也非寄希望于此,靠这样残缺不全的手艺讨生活。村里的满待诏说,主要是方便一下大家,古语说,与人方便,自家方便。

咱村里就此一家,别无分店。年轻人眼里是不会有满待诏的位置的。年轻人锐意进取,散发着勃勃生机,焉能让如此老朽品头论足,自然就选择到集镇上让金发女郎塑造形象去了。但老人们喜欢满待诏。满待诏并不缺钱,儿子是某公司老板,说让他享清福去,他不去,说死都要死在乡下。满待诏待人谦和,老少皆宜。不论是刮风下雨,还是炎阳直射,那一斨小店门天天洞开,欢迎着老伙计们前来。

只是亦非天天有老人前来,满待诏亦不忧。反正执业时间固定:上午九点从家里出来,晚上四点关门,这一作息时间雷打不动。有人前来,挥刀作业,无人前来,他独自如老僧禅定,枕椅酣眠,笑对残生。

逆溯,乡间待诏的日子亦非现在。九十年代,每个村里至少有两家理发的。执业的不光是老人,亦有年轻的少妇或女孩。九十年代,打工潮尚兴起,留在乡村的人还比较多,需求就特别明显,所以执业者并非局限于老人。彼时,老待诏们只能为老人们服务,其他年龄段的人大部分不会前来。而作为年轻少妇和女孩们的理发师则有可能为老人们理发,也就卷走了老待诏们的不少生意。

老待诏们只能腹诽,只能心怀愤懑。他们只有握紧手中的小刀,谨慎,暗藏锋芒,完成在老人们头上的辛勤耕耘。老待诏们不懂宣传,没有时尚的造型图画,没有优质的造型理念。靠的是手起刀落,追求的是斩草除根。

不过,老待诏们也是有恒心有智慧的。他们比不过新生势力,他们也自有自己的活法。许多年前,村里尚还能见到走村蹿寨的待诏。他们陈设极为简单:一个箱子,里面有一块白加黑的布、刀具、毛刷、肥皂。行至某村寨,一旦开了张,则有许多不大出走村寨的老人们不约而至前来刮和尚。老人们没有其他要求,刮一回和尚,能管很长很长的时间。待诏亦喜,这种理法毫无技术含量,三下五除二便收得白银在手,何乐而不为。

其实,老待诏们的收获有限,乡里人手头拮据,出不了多少钱,一块,两块而矣,或者糙米半升。只不过他们容易满足。心中没有太多的欲望,一张张沾满汗水的毛票就能踏实地度过每个夜晚。朝出发而暮归去,周而复始,心中坦然。

标签:湘江原创绿叶水果征文散文大赛精选作品41

免责声明:本站 英雄军事网 http://www.herovip.com/yuanchuangbaodao/20171207/6040.html 文章均来源于网络,如有侵权违法请联系删除!

上一篇:文艺范!Bluekiki 时尚玳瑁框全框眼镜框 149元包邮

下一篇:委办主任亲授把好公文质量关真经,说的很实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