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工智能会对教育造成多大的颠覆?

发布时间:2017-12-06 19:48:41  来源:网络整理

  “在场为人父母的,有多少人认为,现如今孩子可以完全不学习编程?”

  面对嘉宾突如其来的提问,全场上百位与会者,只有一位父亲“勇敢”地举起了手。这位父亲还被调侃道:“未来您家孩子可能会成为一名经理人。”

  这个颇有意味的一幕发生在卡达尔举行的2017年世界教育创新峰会上,峰会两年举办一次,其间发布被称为“教育界诺贝尔奖”的WISE教育奖,以及有关教育创新的最新方法和案例。今年,来自全球的“取经者”纷纷将目光聚焦到了人工智能。

  或是多次人机围棋大战以来,机器一路胜出的缘故,“人工智能”似乎成了当下只要开大会就必谈及的词语。而人类中最在意灵魂和精神建设的群体——教育工作者,对于这个新技术逼近的现实,更是显得有些焦虑,摩拳擦掌、绞尽脑汁准备应对之策——

  人工智能究竟会对教育造成多大的颠覆,教师是否会被人工智能替代,孩子的个性化教育能否借人工智能之势实现,而对于农村落后地区,新技术带去的是更大的数字鸿沟还是逆袭机遇……

  新技术对教育的颠覆远超科幻小说的想象?

  国际科幻界最高奖雨果奖获得者郝景芳也受邀来参加这次峰会,不过她更多是以童行计划发起人的身份来和与会者交流。后者是一个面向未来的公益型教育计划,之所以说是面向未来,就在于郝景芳希望在计划中注入更多人工智能等新技术的元素。

  在自己的科幻作品里,郝景芳时常写人工智能与人类对抗故事,“通常情况下,人工智能一上来就不怀好意,磨刀霍霍,分分钟准备取代人类,成为地球的主宰者,那是小说需要冲突感,对抗感”。

  而面对现实世界,郝景芳的选择是相信技术,依赖技术。她告诉中国青年报·中青在线记者,“我对人工智能等新技术前景的预判,远比自己在小说里所体现的态度乐观得多!”

  这一点尤其体现在个性化教育上。

  郝景芳说,人工智能未来完全有能力“协助”甚至“取代”教育工作者的部分工作。基于认知体系,人工智能可以给孩子以“千人千面”的教育内容。

  她举了一个场景的例子:一个“吃”了很多优秀教案、教研产品、学生培养规律数据的人工智能,在最初和孩子“接触”时,就埋下一个个性化评测的伏笔,摸清楚孩子在某个领域的知识水平,“对话”结束后即可拿出一份智能推送,给孩子以及孩子家长一个判断的依据——哪些知识已经掌握,哪些还需要学。当然,在之后的学习过程中,还可以有教学可视化等手段。

  可以设想用人工智能来教授知识。不过,这个过程,绝不是简单地把一个饱含丰富知识的芯片直接插入人脑的过程;其应用场景,也并不等同于每个孩子“手里捧个智能手机”那么简单。其重点是,让老师或家长了解每个学生的情况,并且找到适合不同学生的学习内容。

  在峰会上与郝景芳对话时,德国贝塔斯曼基金会执行委员会委员约格·德莱格提出一个观点,即基于人工智能的个性化学习,其真正的核心,是给老师省下时间去关注“真正重要的东西”——老师除了要“教知识”,更需要“教孩子”。

  这一点,“互联网教育独角兽”沪江创始人兼CEO伏彩瑞也颇有感触,他在峰会上就提出,人工智能只是把教学过程中那些长期以来被视为“负担的东西”“那些不必要的大部头”彻底解放掉,总结下来就是“效率”两个字。

  省下的时间做什么?和孩子交流,让学生认知自我、更好地发展自我。关于爱、感情,这些才是人类能守住的东西。

  看看当下的课堂,有时人们会惊奇地发现,教师可能需要把80%的时间花在传递标准化知识上,而只有20%的时间,真正用在关注孩子。伏彩瑞说,时间分配颠倒过来,似乎更为合理。毕竟,“教育的本质不是简单的知识传递”。

  教授人类批判性思维和独立思考能力 人工智能行吗?

  这就涉及另一个问题:未来真人教师是否会被人工智能全部替代?这也是峰会上,与会者讨论最多的问题。

标签:奇闻轶事山西门户主流媒

免责声明:本站 英雄军事网 http://www.herovip.com/huanqiu/tansuoxinqi/20171206/5891.html 文章均来源于网络,如有侵权违法请联系删除!

上一篇:癌细胞“杀手”现真容 有望阻止癌细胞自我修复

下一篇:马云,这届互联网大会最受伤的男人,做出了致